<menu id="e44w2"><strong id="e44w2"></strong></menu>
<xmp id="e44w2">
  • <dd id="e44w2"></dd>
  • <menu id="e44w2"><tt id="e44w2"></tt></menu>

    陳蘆荻《風雨吟》賞析


    來源:民進廣州市委會 作者:尹瑞文 編輯時間:2020-10-26

      風雨吟

      作者:陳蘆荻

     

      風從大地卷來,

      雨從大地奔來。

      郊原如海,

      房舍如舟。

      我有年輕的舵手的憂懷,

      在大地的海上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詩歌賞析:

      作者陳蘆荻(1912—1994),原名陳培迪,廣東南海人,詩人。中共民主促進會廣州市委員會會員。1950年4月當選為民進中央候補理事,1979年當選為民進中央委員,曾擔任民進廣東省籌備委員會委員、副主任,民進廣東省委會副主委。直至逝世以前,他還擔任民進中央參議委員會委員,民進省委顧問及廣州詩社顧問等職。1986年3月離休前是暨南大學中文系教授。出版的詩集主要有《桑野》、《馳驅集》、《遠訊》、《旗下高歌》、《田園新歌》、《海南頌》、《蘆荻詩選》、《荻花集》等。

      這首詩作于1941年12月,這正是中華民族遭受苦難最深重的時候。但在全國人民的心中,正積聚著憤怒的力量,將會有一場大風暴席卷中華大地,給中華民族帶來新生。

      詩歌題目中的“風雨”不僅僅是指自然界中的風雨,對于 “我”這樣一個“年輕”沒有人生閱歷與生活經驗的“舵手”來說,它們也指“人生”的坎坷與遭遇。

      一場暴風雨把大地變得天昏地暗,這里的遭受“風”“雨”侵襲的“大地”指的是當時風雨如晦的中國局勢,“風”“雨”指當時中國社會所承受的苦難,詩人平日熟悉的景象發生了巨大的改變。詩人也因此產生了年輕舵手的“憂懷”,寫下了《風雨吟》這首短詩。

      這首詩用翻天覆地之勢的暴風驟雨象征了“人生”的坎坷與磨難以及當時的中國社會所承受的苦難,表現了年輕人面對現實的勇氣和責任感,對中國社會前途、民族命運的憂慮。

      詩人運用多種修辭手法,展現了當時嚴峻的生存形勢及國人的抗戰熱情,表達了詩人征服天下的勇氣和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,展現了詩人愿以天下為己任,征服每一個險濤惡浪的廣闊胸懷。

      這首詩雖然只有短短六行,畫面感卻很強。 “風”“雨”從大地“卷來”“奔來”,氣勢十足,風雨中的大地看起來像是波濤起伏的海面,大地上的“房舍”,就像海面上飄搖不定的舟船;“我”面對“大地的?!?,憂思滿懷,就像一個缺乏出海經驗的年輕舵手,不知道如何把握自己的方向。

      “風從大地卷來,雨從大地奔來”兩句詩中,“卷”這個動詞極為生動,描繪出了它動蕩的、不安定的,而且被裹挾著的頗有氣勢沖過來的動態,體現了自然之力。 而且,由于動詞“卷”的生動使用,“大地”實際上已經被描繪成了大海,所以“大地”也是個生動的且更有主體地位的意象,它與“風”“雨”一起構成了一種氣勢恢宏、驚心動魄甚至有些讓人畏懼的意境。此外,“奔”形容速度快,用在句中突出風雨氣勢之磅礴、猛烈。

      詩歌中的“風”“雨”不僅是指自然界中的風雨,對于“我”這樣一個“年輕”沒有人生閱歷與生活經驗的“舵手”來說,也象征著“人生”的坎坷與磨難。上個世紀三十年代,當時中國社會局勢動蕩不安,“風雨”更深層次的涵義是當時的中國社會所承受的苦難。

      “郊原如海,房舍如舟”采用了比喻的修辭。把“郊原”比喻成“?!?,把“房舍”比喻成“舟”,不僅寫出了無邊無際、沒有盡頭、洶涌澎湃的茫茫大地中“房舍”的渺小,更寫出了“房舍”在風雨中的飄搖不定,象征著中國局勢的動蕩不安,表現了一幅氣勢磅礴,意境雄渾的壯闊圖景。一望無際的平原如洶涌澎湃的大海,正醞釀著更激烈的風暴,一個個分散的基層單位――房舍,被洶涌波浪所激,如一葉葉扁舟,搖晃不定,前景難測,兇險無比。大與小的強烈反差,給人造成極為深刻的印象。

      面對這樣的“大地”,“我”又是一個怎樣的形象?

      面對苦難的祖國,“我”我雖缺乏經驗和閱歷,但“我”敢于像舵手一樣乘風破浪作有為的青年,表現了我對祖國強烈責任感、使命感。

      因沒有經驗,“我”不知道如何把握自己的方向。表現了“我”對中國社會前途、民族命運的感到憂慮。

     

    俄罗斯胖妇人bbw毛片_农村妇女打野战视频在线观看_欧美最新shemale人妖_欧美处交wwwvideos另类_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_鸣人和小樱邪恶全彩无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