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e44w2"><strong id="e44w2"></strong></menu>
<xmp id="e44w2">
  • <dd id="e44w2"></dd>
  • <menu id="e44w2"><tt id="e44w2"></tt></menu>

    鐘敏:追思肖承罡教授


    來源: 作者:鐘敏 編輯時間:2020-10-26

      

      自今年二月得知肖教授走了到現在,半年已過,但我一直沒有他離開了我們的那種感覺,而是好像他又去出差或是巡講了。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,但凡提起肖教授,浮現在我眼前的,總是他那鮮活的身影,縈繞在我耳邊的,總是他那未改的鄉音。他根植在我心目中的形象,是在專注的改稿,是在瀟灑的講課,是在酣暢的大笑,是在豪爽的喝酒……或許,這就是他患病后不想我們去探望他的原因之一——他希望在我們的記憶中留下的是他飛揚的神釆,而不是憔悴的容顏。

      說到肖教授,自然要說到理論研究會。原由之一,肖教授就是由研究會首任會長、同在社會主義學院任教的朱新鏞教授介紹加入民進和研究會的;原由之二,肖教授加入民進的同時就加入了理論研究會,直至他病逝,從未離開過。由骨干成員到后來成為會長,這一路走來,他腰不彎,眉不皺,目不斜,腳不歇。就如沙漠上跋涉的駱駝,盡管背馱重擔,路途遙遠,仍然昂首挺胸,堅定前行。和他的前任及后任會長一樣,他把對民進組織的濃濃真情,融入到了研究會的每一件具體而細微的工作中。他由始至終至力于研究會工作的開拓與發展,責無旁貸地發揮著承前啟后的作用。他為研究會傾注了一腔熱忱,奉獻了大量心血,立下了汗馬功勞。

      而正當他大有作為之時,卻卒然離世,實在令人扼腕痛惜。

      我與肖教授的相識相熟,也是因為研究會的緣故。研究會自成立時起,省委會就指定由宣教處負責聯系,而我在研究會成立前到退休,都在宣教處工作,因此,我與研究會的幾任會長有著比較多的接觸,也比較熟悉。從朱新鏞教授、郭景榮教授、林亞杰副主委到肖承罡教授、陳劍安教授、付廣平教授,他們各自都有著鮮明的個性和氣質(如朱教授的平和、郭教授的溫婉、林主委的儒雅、肖教授的熱烈、陳教授的幽默、廣平兄的詼諧),然而他們也有著一些共同點:都是學富五車、術有專攻的高級知識分子;都是孜孜以求、勇于探索的嚴謹學者;都是平易近人、誨人不倦的謙謙君子;都是不忘初心、勤勉報效的民進精英。魯迅先生有兩句詩“橫眉冷對千夫指,俯首甘為孺子?!?,用在他們身上,我認為是很貼切的。

      古人云:“近朱者赤”,通過與幾任會長的經常交往,他們的言行舉止,節守情操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,潤物無聲地改變著我,使我不知不覺的學著他們那樣的去對己、待人、處事。用現在的語言來說,他們給予我的,是滿滿的正能量。

      在幾位會長中,可能是因為輩份的關系,我與肖教授、陳教授、廣平兄更為沒大沒小,沒上沒下一些。聚在一起時,相互間經常開開玩笑,講講笑話。陳教授和廣平兄都是個中高手,肖教授不擅此道,多是旁聽。每當陳教授或廣平兄講出一個笑話,他都是不可抑止的哈哈大笑,然后冒出一句鄉音極濃的口頭禪:“真是要命吶”。

      相比其他幾位會長,肖教授對我和宣教處的幾位專干要求更為嚴格一點。當我們負責的工作取得一些成績或任務完成得尚可以時,其他幾位會長會不吝表揚,而肖教授則惜字如金。當我們工作中出現失誤或錯漏,其他會長會以包容的態度給予鼓勵,而肖教授則是直截了當的進行批評。用他的話來說,就是“這沒有什么好客氣的!”對此,我們從未感到過憋屈,而是從中體味出一種真切。如果說我們從其他幾位會長那里感受到的是溫暖,那么,我們從肖教授那里感受到的就是火熱。他能使你燃燒起來,發出自己的光和熱。

      民進廣東省委會精英匯萃,人才濟濟,肖教授無疑是其中的一員。但我認為更值得一提的,是他為人的真實。他有著謀士的智慧,卻又有著俠士的肝腸;他有著深刻的洞察力,卻又有著孩子般的率真。他是一個可以讓朋友把背后交給他的人。

      最后,我用臧克家紀念魯迅的一首詩來結束我的追思。誠然,肖教授沒有魯迅的偉大,也沒有魯迅的名氣和聲望,但我認為他與魯迅也有相近之處,那就是同樣有著一顆為民之心,一份興國之情,同樣的敢愛敢恨,敢哭敢笑。臧克家的詩如下:

       有的人

     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;有的人死了 他還活著。有的人 騎在人民頭上:“呵,我多偉大!” 有的人 俯下身子給人民當牛馬。有的人 把名字刻入石頭,想“不朽”;有的人 情愿作野草,等著地下的火燒。有的人 他活著別人就不能活;有的人 他活著為了多數人更好地活。騎在人民頭上的 人民把他摔垮;給人民作牛馬的 人民永遠記住他!把名字刻入石頭的 名字比尸首爛得更早;只要春風吹到的地方 到處是青青的野草。他活著別人就不能活的人,他的下場可以看到;他活著為了多數人更好地活著的人,群眾把他抬舉得很高,很高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作者:鐘敏,民進廣東省委會宣教處原處長

    俄罗斯胖妇人bbw毛片_农村妇女打野战视频在线观看_欧美最新shemale人妖_欧美处交wwwvideos另类_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_鸣人和小樱邪恶全彩无挡